背景颜色 :

  • Original
日本遺産 国境の島 壱岐・対馬・五島 ~古代からの架け橋~

组成文化财产介绍

  • 壹岐市
  • 对马市
  • 五岛市
  • 新上五岛町

原之辻遗迹

壹岐市

原之辻遗迹

壹岐市

位于长崎县第二大的平原——深江田原的原之辻遗迹,是兴盛于弥生时代至古坟时代初期(约2200年前至1650年前)之间,代表着日本国内的弥生时代的环濠村落遗迹,被指定为国家级特别史迹。中国的史籍《三国志》中的“魏志”倭人传上记载的壹岐岛作为一支国而出现,在弥生时代作为最先进的交易基地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长崎县原之辻遗址 出土文物

壹岐市

长崎县原之辻遗址 出土文物

壹岐市

原之辻遗迹出土了10万件以上的遗物,其中的1670件被指定为国家重要文化财产。从原之辻遗迹中发现了以下内容:以越过大海而被带入“一支国”,并在现今为日本最古老的玻璃珠、安装在马车上的青铜制零部件、杆秤用的青铜制秤砣、日本国内唯一的人面石为代表,包括在中国大陆和朝鲜半岛制作的陶器和使用过的铜钱等许多诉说着“与东亚各国交流史”的资料。

长崎县笹冢古坟 出土文物

壹岐市

长崎县笹冢古坟 出土文物

壹岐市

笹冢古坟是以基坛上叠加坟丘的2段式营造法建成的。基坛部分的直径为70m,高3m;坟丘部分直径为40m,高10m。从笹冢古坟中发现了以龟形装饰金属件为首的杏叶、云珠、辻金属件等许多用金和铜制造的马具类物品。除了马具之外还发现了新罗土器,由此可知当时与朝鲜半岛的关系。在出土的资料中,有162件被指定为国家级的重要文化财产。

长崎县双六古坟 出土文物

壹岐市

长崎县双六古坟 出土文物

壹岐市

在双六古坟中发现了由中国北齐制造、现今日本最古老的二彩陶器、新罗制作的土器、国内只发现了2例的半圆形玻璃珠、在朝鲜半岛也被发现过的金铜制单凤环头大刀把等,由此可知当时与中国大陆和朝鲜半岛的交往非常密切。出土资料中的412件被指定为国家的重要文化财产。

胜本城遗址

壹岐市

胜本城遗址

壹岐市

这是丰臣秀吉出兵朝鲜(文禄和庆长之役)的时候建造的要塞城,被指定为国家级史迹。该城在位于壹岐岛最北端的胜本浦的城山,由松浦镇信(平户)为首,与有马晴信(岛原)、大村喜前(大村)、五岛纯玄(五岛)等领主合力建成。胜本城为向跨海进入朝鲜半岛的士兵补给粮食和武器等、修理军械发挥了军事基地的作用。

内海湾

壹岐市

内海湾

壹岐市

内海湾是到访“一支国”的王都原之辻的古代船只来往的门户。在成书于江户时代末期的1861年(文久元年)的《壹岐名胜图志》中也有描绘内海湾景致的插图,还保留了因海湾的入阜河道深处的沿途村落而得名的“深江村”的趣闻、以及在内海湾中许多船只往来的记录。此外,在湾内还有一个神秘的小岛,只有在通向小岛神社的通道退潮时才会在海中显现,是一个不论什么时代都令人心旷神怡的地方。

岳之辻

壹岐市

岳之辻

壹岐市

壹岐岛的最高峰(212.8m),自古以来在山顶上就设置了烽火台和瞭望哨所,作为国防的要塞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可以从文献史料中看出来。在山顶上,有1889年(明治22年)5月由海军航道部设置的“纬度测定基准”。在当时设置的纬度测定基准中,现存的只有位于岳之辻的岩石基准和从这里可以眺望到的马渡岛(佐贺县唐津市)的哨所辻的岩石基准这2处而已,从刻在岩石基准上的设置年代的铭文可以看出,岳之辻的岩石基准乃是日本最古老的实例。

唐神遗迹

壹岐市

唐神遗迹

壹岐市

这是与原之辻遗迹共同繁荣的弥生时代(约2000年前)的环濠村落遗迹。唐神遗迹不仅仅是作为通过交易的方式获取各种各样的铁制品和制铁原料、并向日本国内各地供给铁制品的中转基地,而且作为代表弥生时代铁器生产水平的冶炼工房而存在,通过它可以窥见此地在当时的东亚交易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之情况。

生池城遗址

壹岐市

生池城遗址

壹岐市

据说是16世纪中叶由松浦党的党员之一、源壹所筑的山城,以城堡所在的山顶为中心,外围的两道干壕沟和土桥依然可见。以生池城为城堡的源壹,得到朝鲜王朝深深的信赖,双方的正式交易获得认可的记录也被保留下来。此外,在1539年(天文8年)安国寺所做“高丽版大般若经”的修补记录中也记下了源壹的名字。

金田城遗址

对马市

金田城遗址

对马市

所谓金田城,是指667年在浅芽湾的南边建造的山城,也出现在《日本书记》的记载中。由于日本在为支援百济而投入的白村江之战(663年)中败北的缘故,为了防备唐朝和新罗的进攻,在对马构筑了最前线的防卫设施。在与韩国的交流中引人注目的是,即使是在与朝鲜半岛处于紧张关系的时期,筑城的方法还是明显受到朝鲜式山城的影响。所以,这里与百济来的逃亡者之间的关系受到关注。

对马的龟卜习俗

对马市

对马的龟卜习俗

对马市

所谓龟卜,是将海龟的甲(腹甲)烧烤之后,根据龟甲开裂的方式来占卜该年是凶是吉的祭神仪式。在江户时代,据说该仪式在每年正月三日举行,并将结果向对马藩衙门报告。据认为这种仪式也是从朝鲜半岛传入的;据《津岛龟卜传记》称,对马卜部之祖雷大臣跟随神功皇后前往朝鲜半岛,修得龟卜之术后返回了对马。而且,此术现在只保留在豆酘,代代相传。

豆酘的红米祭祀活动

对马市

豆酘的红米祭祀活动

对马市

这是将据称是住在稻米的原生种“红米”中的灵作为“神”来祭祀的仪式。据认为,在日本,从远古以来就不存在稻米的原生种,而对马的红米被认定为自绳文后期至弥生时代(2000~2500年前)从中国的江南地区经由朝鲜半岛传来的稻米谱系。该祭祀活动的作法被认为在很大的程度上受到东亚各地区的影响,在对马只有豆酘才传承了这种祭神的方式。

对马藩主宗氏家族墓地

对马市

对马藩主宗氏家族墓地

对马市

在万松院,供奉着历代对马藩主的墓葬。这是在吊唁第一代藩主宗义智(1568~1615)时开创的。历代藩主都要面对日朝交流这个对马所特有的必要课题,由此而构筑起了日朝间的友好关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没有义智在丰臣秀吉和朝鲜王朝之间斡旋,江户时代的“朝鲜通信使”也许就不可能实现了。本墓地供奉着义智以来的14位藩主和他们的正室、侧室以及对朝鲜外交有贡献的人物。

万松院的三件套

对马市

万松院的三件套

对马市

按佛教的做法,会将香炉、花瓶、烛台(三件套)摆放在佛坛前,并供上檀香、鲜花、灯火。这个三件套是由朝鲜国王供奉的,被认为是采用了中国古代青铜器的特点而设计的朝鲜时代的作品。香炉的造形是一只左脚稍稍抬起,口中吐出袅袅香烟的狮子;而烛台则模仿了一只表情可爱、向上观望的乌龟和一只凛然而立、气度不凡的仙鹤。

铜铸如来坐像(黑濑观音堂)

对马市

铜铸如来坐像(黑濑观音堂)

对马市

这是一尊统一新罗时代(8世纪)在朝鲜半岛制作的青铜佛像,现在安放在黑濑观音堂。肉身部分和衣装部分是分别做成之后再合成一体的,显示了高超制作工艺;其优美的面容和纤细流畅的衣褶,在朝鲜半岛制造的佛像的当中也十分突出。虽然从朝鲜半岛传入对马的时期不明,不过,迄今为止一直被黑濑地区的人们所珍视,而且被作为“女神”来信仰。

清水山城遗址

对马市

清水山城遗址

对马市

正值丰臣秀吉出兵朝鲜之际,于1591年在严原的清水山修筑的山城。沿着从海拔260m的山顶向东延伸的山脊上建造了一之丸、二之丸、三之丸,并排的石垒勾出了一副雄壮的景观。从山顶向下观看,可以将严原城的城区、港口、以至与壹岐相连的汪洋大海一览无遗。16世纪末,在日本和朝鲜之间苦恼不堪的宗义智眺望着这个景色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金石城遗址

对马市

金石城遗址

对马市

这是对马藩主宗氏家族的居城旧址,位于清水山的南麓。在1528年宗氏一族的内讧中,作为原本居城的既存宅邸“池之馆”被烧毁,之后,岛主宗将盛将自己的宅邸移到了此地。直到1678年栈原城建成为止,这里一直被当作宗氏家族的居城使用,之后也曾作为日本的门户,发挥了朝鲜通信使迎宾馆的作用。现在城门洞得以复原,石垣的一部分被保留下来。若与江户时代所描绘的图(县立对马历史民族资料馆收藏)相对照,就可以很容易地想像出此城当时有多大的规模。

旧金石城庭园

对马市

旧金石城庭园

对马市

这是江户时代的17世纪末,在对马藩主宗氏家族的居城即金石城内建造的庭园。在宗氏家族文书《每日记》中,可以找到1690至1693年间在“御城”之内建造了“心字池”的造园记录。战后,这个庭园几乎被掩埋,不过,以名胜史迹的指定为契机,从1997年到2004年进行了发掘调查,复原了过去的样子。当时的对马藩在这里迎接了朝鲜信使,双方也许是向着映入海面的皎洁明月,一边祝愿永恒的日朝友好,一边围着庭园进行友好的交流吧。

朝鲜国信使画卷

对马市

朝鲜国信使画卷

对马市

在对马流传着2种有关朝鲜信使的画卷,上面描绘了对马藩在信使的队列前面开路,并进行护卫的情景。丰臣秀吉出兵朝鲜后,对马藩为了使已经断绝了的日朝交流重新开启而奔走,从1607年至1811年为止迎来了12批的使节团。在这些画卷中,有1幅是17~18世纪、另1幅是19世纪制作的,2015年作为“对马宗氏家族相关资料”之一,被指定为国家级重要文化财产。在队列这种充满紧张感的空间里,描绘着“正在为草鞋系带子的人”和“狂吠之犬”等等,反衬出了一副平和的气氛。

对马藩船江遗址

对马市

对马藩船江遗址

对马市

这是对马藩在1663年建成的船架(船坞)。在位于严原港南面的久田浦建造了人员的入阜河道。江户时代,与东南西北各个方向进行交易的船返回这里,进行船只的修理等活动。在朝鲜时代的书籍《海东诸国记》(1471年出版)中可以看到“仇田浦造船”的记述,由此可知在“船江”形成以前这里也发挥了船坞的作用。作为现存的船库,具有如此巨大的规模,并且保留了当初的身影,这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因而作为代表江户时代的船库遗构而受到高度的评价。

三井乐

五岛市

三井乐

五岛市

在日本最西端的五岛,是遣唐使被派遣的时代横渡东海,以唐朝作为直接下一站的最终前进港口。在《肥前国风土记》中,这里被记述为“美祢良久之崎”,附近有一些类似于据说是为遣唐使船供给饮用水的井--“FUZEN河”等有渊源的景物。在10世纪的《蜻蛉日记》中这里被作为“能与死者相遇之岛~三井乐~”来介绍,在后世则作为与异国的交界之岛,或者能与死者相遇的西方极乐世界之岛而被人们广泛地吟唱着。

明星院本堂

五岛市

明星院本堂

五岛市

这是五岛最古老的寺院,据传在806年(大同元年),弘法大师空海从唐朝回国的途中,在这座寺院中入静时,将拂晓在东方的天空上闪现的明星视为吉兆,于是将此寺院命名为明星庵。这里成了藩主五岛家世世代代的祈愿寺,在1778年(安永7年)重建的正殿的方格天花板上,用重彩描绘了狩野派画家绘制的121张花鸟画。

舻纲石

五岛市

舻纲石

五岛市

这是作为遣唐使船最后的寄泊位、岐宿町白石的一块石头;据说遣唐使们为了修理船只或补给粮食、或避风而入港的时候,曾经在此系上船缆。为了赞誉遣唐使们以命相搏的这项伟大事业,当地的人们建造了一座小祠堂,将这块石头作为渔业和海上安全的保护神来祭祀,迄今为止,一直由当地的人们珍重地守护着。

日岛石塔群

新上五岛町

日岛石塔群

新上五岛町

这是从中世纪到近代的古墓群。70座以上的石塔重重排列的景象更是其精华部分,大量使用了产自关西的花岗岩和产自福井县若狭的日引石等从岛外运入的石材。据说是在运送了前往大陆的交易品之后回来的船上作为压舱货(船底平衡砣)带回来的,是见证此地作为与都城和大陆间的海上交易基地的历史遗迹。

遣唐使史迹

新上五岛町

遣唐使史迹

新上五岛町

中通岛上与遣唐使具有历史渊源的遗迹(照片为“公主神社”)。在因遣唐使船滞留了三天一事而得名的地方“三日之浦”的周围,有据说是遣唐使船曾经修理船帆的“锦帆濑”,还有遣唐使祈祷过航海安全的“御船神”。此外,在作为遣唐使船的避风港而记载于《肥前国风土记》中、现今的相河和青方的周围,有据称是遣唐使祈祷过航海安全的“公主神社遗迹”以及停泊过遣唐使船的“TOMOJIRI石”。

山王山

新上五岛町

山王山

新上五岛町

此山据说是乘坐遣唐使船西渡唐朝的最澄回国后,为了感谢其赴唐朝的成就而开设的。在山脚下有第一宫,山腰上有第二宫,山顶有第三宫。在与第二宫相邻的岩洞里供奉着的镜子当中,有显示与大陆交流史实的船载镜。

青方神社

新上五岛町

青方神社

新上五岛町

古时名为“山王宫”,据说曾经是遥拜山王山的地方。在新上五岛町也是屈指可数的古老神社;每年11月奉献的祭祀乐舞“上五岛神乐”,是国家级的重要无形民俗文化财产。

国境之岛地图